当前位置:东方月情感夏至未至颜末(有一种爱情叫做颜末与陆之昂)
夏至未至颜末(有一种爱情叫做颜末与陆之昂)
2022-10-10

人们都说,年少的时候,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,不然,往后余生,要怎么认真地去喜欢其他的人呢?

陆之昂就是那让人看一眼,便心生喜爱的男生,他外向,阳光,温暖,耀眼,相比于发小傅小司的冷酷,他更贴近生活,所以高中时期的他,便是校园中,引人注目的那个。

由于太过受女孩子的喜欢了,陆之昂获得了韦小宝的外号,他也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,天天上课睡觉,但是成绩依然很好的那种。

情窦初开的时候,陆之昂遇到了善良倔强的女孩,立夏,她家境贫寒,成绩优异,眼神里总是流露出不屈的执着。

后来,陆之昂经历了母亲去世,也为了成全立夏与傅小司之间的感情,一个人远赴日本留学。

在异国他乡的日子,本该平淡,无趣,谁知他却遇到了楼上的邻居,一个人前人后两幅面孔的女孩,颜末。

颜末是大名,陆之昂早就听说过,他是众人眼中的女神,曾在比赛中赢过傅小司,他与颜末在机场初次相见,再次相遇,颜末看错了门牌号,找错了门。

原本一切还是美好的,可是之后的剧情慢慢偏离了轨道,陆之昂才发现,这个表面上举止优雅的女神,骨子里竟然是一个既神经质又幼稚的小可爱。

陆之昂在阳台上正兴奋地发泄心情的时候,楼上挂着的一条内衣突然掉在了他的身上。

归还的时候,陆之昂将它挂在门把手上,还附带一张调侃的字条,要她保管好自己的衣物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好,会主动归还。

颜末回到家的时候,看到了门把手上的内衣和那张字条,被气得跳脚。

陆之昂无意间发现楼上漏水,漏到了他家的天花板,而此时颜末正在家中洗澡,被突然出现的门铃声打断很是不爽,开门后,陆之昂说她漏水还要进屋查看。

随后,看到颜末防狼般的表情,调笑到,就你这身材,我看着都塞牙,颜末气得直接用膝盖怼了陆之昂,令他被突如其来的暴击疼到不行。

后来颜末提了桶油漆,拿了把刷子,来修补陆之昂家的天花板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特意选了樱花粉的颜色,陆之昂还没反应过来,颜末就已经开始刷了。

陆之昂看到了天花板被她刷上的,粉粉嫩嫩的颜色,气得直扶额,而颜末却一脸无辜地说,这个颜色还是特意为他选的呢。

不但如此,让陆之昂头痛的,还有颜末那个踩跳舞毯的习惯,只要她开始运动,声音就会通过天花板传到陆之昂的家里,气得被吵醒的陆之昂跑到楼上,警告她不要再跳了。

颜末也是陆之昂见到是唯一一个为了蹭饭,无所不用其极的女生了,她为了买包,花光了所有生活费,而没有钱吃饭。

陆之昂看到颜末对自己手里的吃的,那垂涎欲滴的模样,便觉得很好笑,他故意向颜末显摆就是不给她吃。

颜末气坏了,在电梯里,为了转移陆之昂的注意力,便伸手拍了前面一个女生的屁股,趁着女生回头大骂陆之昂变态的时候,想要趁机偷拿那盒吃的。

谁知道,这个举动被陆之昂发现,陆之昂下电梯的时候,还学之前女生骂他的样子,对颜末也说了一句,变态。

因为没钱,颜末整整三天没有吃饭,想要定外卖,还问人家可不可以分期付款,之后,在阳台闻到了陆之昂家传来的红烧排骨的味道,她更饿了。

为了能够蹭到吃的,颜末厚着脸皮按响了陆之昂的门铃,陆之昂开门后,她先是假装晕倒,又趁他不注意跑到了饭桌前大快朵颐。

陆之昂的脸从担忧到惊讶再到震惊,看着颜末吃饭,他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。

早上,陆之昂刷牙的时候,就听到了门外的异响,一开门,竟然是颜末。

她假装门有点脏,在擦门的样子,顺便来吃个早饭,后来,借着给陆之昂拿报纸的机会,顺便蹭早饭。

颜末不但光明正大的蹭饭,还签收陆之昂买的一箱零食,不客气地打开边走边吃。

面对陆之昂的质问,她还会问他,这么多品种你吃得完吗?陆之昂傲娇地抱起箱子,给她留下了一句吃得完,就进屋了,颜末只能追着他,想要顺走一包。

之后的每一天,颜末都会去找陆之昂蹭饭,甚至让陆之昂一度觉得,若是没有了颜末,这生活还真有那么几分不习惯了。

有一次两个人在吃完饭的时候,颜末一如既往地听着音乐,摇摇晃晃地吃饭,陆之昂刚训斥她能不能好好吃饭,整个屋子就剧烈晃动了起来。

地震了,陆之昂拉着颜末找到屋子里最安全的地方躲避,过了一会,余震过去了,他们便安全了。

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,颜末脚下一滑,她的头差点就要磕到门框上了,幸亏陆之昂用自己的胳膊挡在了她的头上,这男友力爆棚的样子让颜末瞬间动了心。

逛超市的时候,颜末借陆之昂的手拍照,为了回怼嘲笑她没有男朋友的同学,陆之昂看着她的一番操作也没有阻止。

在超市颜末还碰巧遇到了绿茶女同学,她一直误以为自己撬走了颜末爱慕的学长,还以此沾沾自喜,每每碰到颜末都要奚落一番。

这一次,她碰到了陆之昂算是踢到了铁板,陆之昂配合颜末演戏,假扮她的男朋友,回怼绿茶同学。

陆之昂搂住颜末的肩膀,怼完绿茶带颜末潇洒离开的样子,让颜末惊呼,陆之昂你好帅,陆之昂则得意洋洋地说,痛快吧?

他们之间的相处总是美好不过三分钟,毕竟陆之昂看到冒傻气的颜末就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欺负。

比如说,他们相约出去,颜末永远都会迟到,陆之昂总是耐心地等着,但是在看到她那一刻,会说她又来得那么迟。

傅小司来日本看望陆之昂的时候,陆之昂与颜末准备了火锅招待傅小司,吃饭的时候,早已看清颜末真面目的他,对颜末一本正经的淑女模样嗤之以鼻。

颜末拉着陆之昂去泡温泉前,精心地挑选泳衣的时候,陆之昂会说这个泳衣太大了暗示颜末身材干瘪,颜末则会不客气地回怼他,我还会长的。

颜末看到包就走不动道,在两款中犹豫不决的时候,就想要都买下来,陆之昂则会说她在搞批发。

但是颜末的不开心会在看到陆之昂那副好身材的时候,烟消云散,她的世界里就会只剩下令她心动的陆之昂的身材和脸蛋。

所以,颜末可能也不会记得,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陆之昂心动的,但是贪图陆之昂的美貌这件事,她一定是认真的。

两个人明明之前就像火山撞地球一样不和,却在颜末堂而皇之的蹭饭,陆之昂不明所以的放纵,颜末陷于自己想象中的自作多情,陆之昂钢铁直男之外的温情相互之中,迸发了爱的火花。

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,所以当分别来临的时候便会很痛苦,只是那时候,傲娇的陆之昂,似乎没有颜末爱得那么深,所以他轻松的提出了分手,留颜末一个人在日本,自己回了国。

颜末在离开陆之昂的日子里,非常难过,她肆无忌惮地踩跳舞毯,当门铃响起的时候,她的眼神中才有了些许光芒,然而那些光芒又在看到了门外的陌生人时,黯淡了下去。

那人是楼下的新住户,颜末赶忙为自己弄出的噪音而对他表示歉意,关上门后,她靠着门,任由身体滑落下去,无声地哭泣。

陆之昂回国后,进入一家公司担任副总经理,可他不知道的是,这家公司的老总是颜末的爸爸,而颜末为了陆之昂也回了国。

有一天陆之昂在上班的时候,一进办公室,却看到了坐在他位子上的颜末,而人事经理则告诉他,颜末现在是公司的总经理,而他的工位被挪了出来。

颜末归来后,以陆之昂上司的机会,恶整陆之昂,泡咖啡,打印文件,提前交财务报表,不批请假条,凡是能给陆之昂使绊子的事情,颜末都干了,狠狠的出了这口被他抛弃的恶气。

开会的时候,傅小司则告诉他,这世界上最悲惨的关系就是分手后遇到前女友,她却成了你的顶头上司。

说话间陆之昂就被点名了,颜末说他开会的时候说小话,像个小学生似的,令傅小司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。

颜末路过陆之昂身边的时候,会用细长的高跟鞋狠狠的踩他的脚,傅小司见状都会安慰他说,能遇到这样的对手,真为你感到......

陆之昂在傅小司还没说完的时候,直接补上了绝望两个字,而傅小司想说的却是开心,将陆之昂气坏了。

后来,陆之昂发现公司的老板似乎对颜末不怀好意,两人过分的亲昵,又让陆之昂误以为跟自己分手后,颜末竟然爱上年纪大自己那么多的人。

两人谈话的时候,陆之昂总是有意无意的告诉颜末,这样的爱情是不对的,甚至有一次,在老板握住颜末的手的时候,陆之昂之间借口两人早已约好,将颜末带走了。

直到那次,陆之昂郑重的告诉颜末,老板已经结婚有孩子了,她不可以破坏别人家庭的时候,彻底将颜末惹怒了,她告诉陆之昂老板颜大壮是自己的爸爸。

被心爱的人如此误解,颜末非常生气,而陆之昂也开始了低声下气的哄人之路,颜大小姐发脾气,不是一般的难哄。但却还是会因为陆之昂一个无意间的摸头杀而高兴半天。

陆之昂请颜末吃饭,颜末说要吃海鲜,但是时间太晚,只有烧烤店开门,他便带颜末去吃了一顿烧烤海鲜。

原本还很生气的颜末,因为吃了一口美味的小龙虾瞬间消气,颜末从未吃过小龙虾,不会剥虾壳,陆之昂化身人肉剥虾机,剥到手都在颤抖还没停下来。

颜末喝醉了,他们坐在路边,陆之昂固执地想要送她回家,她却吐槽,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,不需要你的时候瞎起哄。

他们就像两个幼稚的小朋友,一个追,一个跑,直到其中一个累了,停下来了,一个又倒了回去,颜末爱的太直接大胆,而陆之昂又爱的太小心太傲娇。

那天,陆之昂看到了一个广告牌,是一条樱花形状的项链,他突然想起颜末曾经说过的,为什么樱花那么美,花期却那么短呢?

于是,陆之昂毫不犹豫地去买下了那条项链,一直随身带着,只可惜,项链一直没有送出去,就出了事情。

在傅小司的发布会上,有人来捣乱,场面一度非常混乱,傅小司被打倒在地,他那只手正被狠狠的踩着,那是艺术家的手,会创造最美好的画作的手。

陆之昂想都没想,拿起瓶子砸向了那个人,之后,警察,马上就要到了,傅小司和颜末都要他逃跑。

之后,陆之昂因伤人被通缉,那段时候他身无分文,颠沛流离,可是哪怕那么潦倒,他都没有卖掉那条项链。

而医院内,伤者受伤严重一直在抢救,家属直言要追究到底,傅小司和颜末不止一次到医院求情都没有用。

最后傅小司的一句,难道要我们跪下来求你吗?

颜末直直地就跪了下去,这个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姑娘,为了陆之昂,说跪就跪了,曾经那么爱笑的女孩,现在却哭得那么伤心。

陆之昂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傅小司,而最终,为陆之昂下跪的却只有颜末。

在陆之昂的家里,颜末找到了陆之昂的钱包,那里面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,她笑了又哭了,还说不喜欢我,不喜欢我干嘛装我照片啊?连钱包都没带,你这几天可怎么活啊?

后来,陆之昂给颜末打了一个电话,他说,他决定要去自首了,逃亡的日子他受不了了,颜末哭着说要见他,陆之昂约她明天十点在警察局门口见。

因为堵车,颜末迟到了,陆之昂求着警察拖延着时间,可她还没来,最后,他要走了,默默地说着,这个笨蛋,又迟到了。

但是这个时候,颜末赶到了,她说她会等他的,陆之昂曾经买的那条项链被交到了她的手上,看着那条樱花的项链,她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。

三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可见不到的日子总是感觉很漫长,陆之昂拒绝了所有人探视,整整三年,颜末和傅小司都没能见到他。

颜末跟着爸爸与别人吃饭的时候,别人问她有男朋友没有,她都说有,当被问到男朋友是做什么的时候,她说他在监狱里,爸爸很尴尬,其他人则以为他是在监狱工作。

终于等到了陆之昂出狱的时间,在门外等候的颜末第五次问傅小司,她的妆花了吗?今天她美不美?陆之昂会不会爱上别人?傅小司都耐心地回答她,没有花,很美,不会。

颜末还跟傅小司说,等陆之昂出来,她一定会表现得很完美,让他看到自己的进步。

然而当他从监狱的大门里,走出来的那一刻,颜末想的一切都不记得了,她只能哭着跑进陆之昂的怀里。

她捶打着他的胸膛,质问他凭什么不让她探视,凭什么让她等这么久,她的青春难道是有防腐剂吗?她都觉得自己快要过期了。

那天,陆之昂单独和颜末呆在一起的时候,他单膝跪地,向颜末求婚,他问颜末愿意嫁给他这个混蛋吗?

颜末哭着说,三年太久了,我真的很想念你,以后不要再让我等了。他们的手紧紧相握,就如他们的心,早已交融在了一起。

婚礼如期而至,经历了太多的他们,终于在这样美好的一天,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,成为了一体,永不分离。

《夏至未至》改编自郭敬明的同名小说,相较于傅小司与立夏之间从年少之时便相知相许,一波三折的爱情,我更喜欢陆之昂与颜末这意外相遇的一对。

陆之昂之于颜末,我的他不是盖世英雄,也没能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,但不妨碍,我今生最爱是他,这世界上,有一千种等待,最好的那种叫做来日可期。

颜末之于陆之昂,如果没有那三年,陆之昂不会发现,自己竟然这样爱颜末,他们都像是骄阳,可颜末的爱比陆之昂的更加耀眼,而陆之昂用一辈子来为颜末负责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#影视杂谈##夏至未至##白敬亭眼神里都是戏##郑合惠子,特有味道的女人##陈学冬减肥#